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红楼痴梦》系列作品连载之——龄官划蔷
2018-07-09 09:38:08 来源:京津冀快播网 作者:张怡 【 】  评论:0条

龄官划蔷
 

无限文字,痴情画蔷,可知前缘有定,非人力强求。

——第三十回回前注

这龄官就是一美优伶,一唱戏的女孩子。贾府为了宫中的靠山贾元春归省(回娘家),特从江南采买了一班唱昆曲的戏子,以候元妃省亲。

龄官乃梨园十二个女孩之首,不仅面相、体态上像极了黛玉,且她的性格也如黛玉一般高冷孤傲,虽身为低微卑贱的戏子,却天性倔强,执拗,反抗性极强,竟认为那人人羡慕至极的荣国府是个“牢坑”。她亦是万人不入眼的厉害角色,连宝玉公子也受了她的呛语。

在《红楼梦》里她只有两次重要的出场,第一场只有半页纸的“划蔷”。 

前文里讲到宝玉来到母亲房里,与丫鬟金钏玩笑,猴戏,那金钏遂被佯睡的王夫人训斥,天真无心的宝玉则溜之大吉,来到大观园里。

只见赤日白天,树阴合地,满耳蝉声,静无人语。刚到了蔷薇花架,只听见有人哽噎之声。宝玉心中疑惑,更站住细听,果然架下那边有人。如今五月之际,那蔷薇正是花叶茂盛之时,宝玉便悄悄的隔着篱笆洞儿一看,只见一个女孩子蹲在花下,手里拿着根绾头的簪子在地下抠土,一面悄悄的流泪。宝玉心中想道:“难道这也是个痴丫头,又像颦儿来葬花不成?”因又自笑道:“若真也葬花,可谓‘东施效颦’不但不为奇特,且更可厌了。”想毕,便要叫那女子,说:“你不用跟着林姑娘学了。”话未出口,幸而再看时,这女孩子面生,不是个侍女,倒像是那十二个学戏的女孩子之内一个,却辨不出他是生旦净丑那一个角色来。宝玉忙把舌头一伸,将口掩住,自己想道:“幸而不曾造次。上两次皆因造次了,颦儿也生气,宝钗也多心,如今再得罪了他们,越发没意思了。”一面想,一面又恨认不得这个是谁。

再留神细看,只见这女孩子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大有林黛玉之态。宝玉早又不忍弃他而去,只管痴看。只见他虽然用金簪划地,并不是掘土埋花,竟是向土上画字。宝玉用眼随着簪子的起落,一直、一画、一点、一勾的去数,一数,十八笔。自己又在手心里,用指头按着他方才下笔的规矩写了,猜是个什么字。写成一想。原来就是蔷薇花的“蔷”字。宝玉想道:“必定是他也要作诗填词。这会子见了这花,因有所感,或者偶成了两句,一时兴至,恐忘了,故在地下画着推敲,也未可知。且看他底下再写什么。”一面想,一面又看,只见那女孩子还在那里画呢,画来画去,还是个“蔷”字。再看,还是个“蔷”字。里面的原是早已痴了,画完一个“蔷”又画一个“蔷”,已经画了有几十个。外面不觉的也看痴了,两个眼睛珠儿只管随着簪子动,心里却想:“这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说不出的大心事,才这么个形景。外面既是这个形景,心里不知怎么熬煎。看他的模样儿这般单薄,心里那里还搁的住熬煎。可恨我不能替你分些过来。”(见第三十回)

宝玉大约是古今天下第一极恶读书之人了,极恶当官之人了,什么圣贤之书,什么仕途经济之路,什么“文死谏,武死战”之路,又是什么立功立德立言之路……通通在他眼里,倒不如此刻这一美优伶用银簪画一个“蔷”字,来得让他神魂畅爽,惬意无比,真乃人生难得这一痴情美境,难得这一刻让宝玉深悟得人生情缘,各有分定!不是宝玉真得不喜欢圣贤之书,不喜欢八股文章,不喜欢走仕途经济之路……而是一切都已异化僵化了,那些自以为是平天下治大国的人,实乃是“国贼禄鬼”的人!曹雪芹在第四十二回里故意让宝钗说了这么一段话:“……所以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何况你我!就连作诗写字等事,这并非你我分内之事,究竟也不是男人分内之事。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脂砚斋蒙侧在此批语:“作者一片苦心,代佛说法,代圣讲道,看书者不可轻忽。”只是能有几个这样?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读书误了他,可惜他倒把书糟蹋了,所以倒是耕种买卖,倒没什么大害处。”读书原为明理的,为辅国治民的,为百姓幸福的,却哪里想来终成了为一已的私利读书的,人人恨不得当状元,当大官,才终能财、色统收呢?这样功利色彩极重的读书,于人有何用?于世有何用?象贾雨村一样在腐败的官场中,迅速地腐蚀、腐化成为一个徇私枉法,人性泯灭,恩将仇报的官人嘛!

倒不如宝玉在这蔷薇花架底下,蔷薇花开之际看那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的女子为什么偷偷地哭泣呢?

“黛玉葬花”是《红楼梦》里,乃至中国文学里最美、最真、最凄凉、最超脱、最具审美意味的人生意象,其蕴含的人生哲理、美学,后世的作家们、哲学家们、美学家们难以超越!黛玉葬花是痴,世人嘲笑。宝玉听到《葬花吟》大哭亦是痴,这疯疯傻傻的两情痴相逢,才是这人世间里绝世的,独一无二的痴情种子!“宝玉怕落花被人践踏,把它们拾起来抖入池子里去,黛玉却以为这样顺水漂流出去,外面很难保不污浊,不如把它葬入一个净土的花冢中去,使其逐渐淹化,来得干净。”(王昆仑)俩人能如此细腻地体会无情之物落花的命运,真乃通神之人。

“痴”这个字是《红楼梦》里最为重要的一个字,凡人理解的“痴”直通白痴的痴!宝黛认同的“痴”却是情到深处,爱到深处不自觉的灵魂上的牵恋,在世人的眼里,痴人在情感上是没有任何理性可言的,但宝玉却认为情痴是一个生命对待另一个生命至诚至真至爱的创造性美境,是人一生中一刹那的永恒的爱与美!大观园里处处有痴情种子萌生,优伶龄宫虽不及黛玉灵慧境界,但她仍然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美,自己的精彩,自己的情爱世界,自己的爱情宇宙,自己的痴情痴意。宝玉也果真是不务正业,曹雪芹在书中悲叹自己是无材补天的顽石,被弃于大荒山青埂峰下,其实暗喻自己生来坠落情根,以情为事业,故无补天之用。“什么是天”?“天”就是指封建朝廷,封建政权,皇帝是“天子”,代表上天意志对臣民施行专政,是约定俗成的概念。封建时代的读书人都是以做天子门生,为天子效力为荣光,能够进入仕途才能成为“补天”之材,有用之才。在封建社会,不能“补天”就是不能为皇家所用,封建社会是重理不重“情”的,已经不能补天,还弃在“青埂峰”下,“青埂”谐音“情根”,更违反封建伦理。(马瑞芳)偏这宝玉是重“情”,不重所谓“理”的情痴,故千百年来只有一个宝玉会在蔷薇花架底下,偷看一个小女子一边哭泣,一边用金簪划地,画来画去,已画了几十个,原来却只是一个“蔷”字!这一回的目录是“宝钗借扇机带双敲,龄官画蔷痴及局外”。情痴至极的龄官反复地,痴情入迷地刻画着一个“蔷”字,这一情窦初开的女孩子的深情痴意使呆宝玉越发痴呆了,也让宝玉这一千古绝世的情痴种子看痴了,心想,这女孩一定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心事?能说出口的,绝不是心事,是流水般的话语,而刻在心上的情事,你让她如何述说,如何表达?外人又如何能懂得?连佛也说真正的爱情不可说,一说即错!对局外人来说永远也无法读懂恋爱中人的心,在这无明的局里,对外人永远就是个谜,无法破解的谜,这就是爱情神秘难测的所在,凡是进入此境界的痴人,心里是有着怎样的痛与迷,只有自知。

偏这同是情痴的宝玉看懂了,因为我们正值青春期的宝玉暗地里也有着不可告人的,无法诉说的“心事”,这无法排遣的苦闷,让宝玉感同身受。宝玉平日就经常骂小厮们蠢笨,不能体贴女孩家们的心,今日看看这女孩孤单薄凉地蹲在地上寂寞的背影,心里早已是又痛又心疼又体贴,心疼这女孩内外的熬煎,怎受得了。宝玉特别知道承受情感的熬煎有多苦,有多痛,佛亦说世间最苦是痴情,怎一个“熬煎”说得了!

但他下面一句话就太让人理解不了:“可恨我不能替你分些过来”。要想理解宝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句话很重要!我告诉读者,他是佛的种子。现在十三岁的小男孩子,能懂什么?看到任何人受苦,会说这样的话吗?只有我们菩萨心肠,智慧通神的宝玉才会觉得别人的苦就是他自己的苦。他生来身上就有一种佛的大慈悲,大怜悯,生来就是要成佛的,他一生历尽爱恨情痴,离合悲欢,炎凉世态,从“天堂”坠入“地狱”里来造劫历世一番,就是要来领悟佛法的。在《红楼梦》一书里,宝玉是唯一可真正领悟的人,他是孤独的觉醒者。

佛经说,“同体大悲”,是说人世间所有的福和苦是人类共同的业力,谁都无法置身身外。从物质方面讲,一切众生皆同一体,无差别;从精神方面讲,一切众生同具心识,而且精神无界限可分,所以龄官情痴的苦,痴迷的痛,亦是宝玉的苦与痛。宝玉见了龄官,自然当作同体想,你所受苦,即我所受,无有你我分别,所以宝玉才会说:“可恨我不能替你分些过来。”也只有佛的种子才说得出这种话,佛的心性是与世人相反的,世人是厌恶苦的痛的,更不用说是别人的苦,别人的痛了——佛却愿担荷世间人所有的苦与痛,对众生的爱,何常不痴情呢?佛亦是情痴!人类只有两种爱,可以让他(她)圆满与充盈:小爱与大爱!

伏中阴晴不定,片云可致雨,忽一阵凉风过来,唰唰的落下一阵雨来。宝玉看着那女子头上滴下水来,纱衣裳登时湿了,宝玉想道:“这时下雨,他这个身子,如何禁得骤雨一激!”因此禁不住便说道:“不用写了。你看下大雨,身上都湿了。”那女孩子听说,倒唬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花外一个人叫他不要写了,下大雨了。一则宝玉脸面俊秀;二则花叶繁茂,上下俱被枝叶隐住,刚露着半边脸,那女孩子只当是个丫头,再不想是宝玉,因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一句提醒了宝玉,“哎哟”了一声,觉得浑身冰凉。低着一看,自己身上也都湿了。说声“不好了,”只得一气跑回怡红院去了,心里却还记挂着那女孩子没处避雨。(见第三十回)

脂砚斋在这回里的总评说:“爱众不常,多情不寿。风月情怀,醉人如酒。”宝玉就是博爱众生的佛的种子,亦是初步的民主主义者,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上一小段写得是同体大悲,意即每个众生与我们都是一体,这一小段写得却更进一步,宝玉愿为同一体的众生担荷“风吹雨淋”,可世人却嘲笑宝玉自己烫了手,反问别人疼不疼,自己被雨淋得水鸡儿似的,反告诉龄官“下雨了,快避雨”。因为世人都是自私的,只愿看到自己,宝玉却与世人所谓的“正常的逻辑”是相反的,即为别人宁愿牺牲自己,这就是信仰!信仰的生发是从哪里来的呢?就是从这一细节生发出来的,它不会从天而降,不会你一下子就拥有了坚不可摧的信仰!雪芹历经十多年,写作《红楼梦》,以致最后已近疯颠,但他不顾自己,只愿像佛陀一样把自己所领悟到的人生、社会、宇宙的真相,彻底地奉献给众生,我一再说一本《红楼梦》是法布施,是医治世道人心的良药。

“画蔷”的真正含意是什么呢?在第三十回里,作者并没有说,答案在第三十六回里公布,请看识分定情捂梨香院。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王万森:厉彦林乡情散文的艺术特色 下一篇这些文学大咖齐聚京城 助力网络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http://www.pascal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16857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5096
Powered by 本站版权所有 Code © 2015  主管单位:保定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单位:保定百世开利多媒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投稿:gzs1027@163.com 总编室电话:(0312)2022562/ 13910718943 地址:保定市阳光北大街保定广播电台唐尧网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新闻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