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最高荣誉(45集电视剧)第二十四集
2018-10-05 14:04:34 来源:京津冀快播网 作者:袁凤岐 王冀英 【 】  评论:0条

第二十四集

 

547、现场

华院长看着冒热气的水盆吃惊:哎哎,哎!

莉梅把他双腿搬过来,蹲下来坐在小板凳上面。把他的双脚往热水盆里面摁。

华院长惊叫着:哎哎,烫,烫烫。脚往上一撩,水珠甩到了莉梅的脸上,嘴上。

莉梅右手在盆里搅合着说:张惊百怪的,哪那么烫啊!说着双手把他的右脚拿过来,硬按到盆里。双手抠着他的涌泉穴位。

华院长头向后仰着,双手拄着,脸上纵着嘴里喊着:吆吆,吆吆。痒痒啊,痒痒!

莉梅说:受苦的命。给你一点温柔你都穷叫唤。

华院长抬起头来说:不行不行,还是我给你洗吧。

莉梅捏着他的脚指头说:你给我洗了三十年还没有洗够啊,以后我给你洗够这三十年,你在给我洗。

华院长笑笑,把左脚也放进来说:两口子之间不搞平均。也没有平均,彼此之间的法宝就是能者多劳啊。

莉梅:以前呢,咱们之间是能者不劳。不能者是总劳在前。说真的,搞家务我比你强,你服不服?

华院长:服服服。谁来谁夸家务整的好,这都是你的功劳。

莉梅:所以啊,以后除了熬粥,除了给你洗白大褂,除了给你洗脚,除了给你做吃的,这里里外外所有的家务事你摸不着了,都归我了。

华院长歪着脑袋看着她心想:我这脚洗不洗不是必须的,这么晚了她坚持着给我洗脚,这是为的什么呢?精神出了问题?没有啊!那一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有求与我。

 

548、同场

莉梅洗着说:大宝,小环结婚你去不去啊?

华院长心想着点头:这就对了。为了这事啊我得说个明确地意见:去。我欠丫头的太多,首长你定飞机票吧。

莉梅用力捏捏 脚丫缝:你历来是说话不算话,这次算不算?有准还是没准?

华院长低头也搓着脚说:人生结婚就这么一回,而且是生命转折点上的一回。想想当年咱们结婚的现场,如果你父母不在,我父母不在,现场有那么多的亲朋好友,大家怎么看你我这一对新人啊?小环结婚咱们不去,那么多人怎么看小环这对新人啊?

莉梅:肯定说她们缺爹少娘啊!

华院长:这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两位新人面对,对方那么强大的亲属阵容,身边没有父母,她们心里是孤独的,是怯场的,是无依无靠很失落的。

莉梅:什么事让你一说就那么的玄乎。

华院长:你看看,这就是小好与大宝之间的区别。你想想啊,两位新人面对那么陌生的环境,那么陌生的程序,那么陌生的人群,他们在千百双眼睛的注视下,他们在千百双左手右手的指点下,在羞涩的幸福中寻找不到父母的眼光,他们会崩溃的。

莉梅:箩儿簸箕的说这么多干什么啊。不就是个买票吗,我明天就买。

华院长:买吧。哎,小好我求你两件事情。

莉梅:有屁就放。

华院长:我要整顿军容军纪,你带个好头把披肩发剪短了吧。

莉梅看看他冷笑:驴头不对马胯的,你想干什么跟我不用汇报的!我这披肩发披了半辈子,与你整顿你的军容军纪八竿子普拉不着。

华院长:给你解释原因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明天就剪吧。

莉梅冷笑的哼哼两声。

华院长:再一个事儿,赶快的从卖酸奶的股份里撤出来,免得大家说东到西的影响我这伟大的形象。

莉梅给他擦完脚看看他:痴心妄想。睡觉。说着端着盆出去了。

华院长抚摸着双腿自语:对,让我参加婚礼的事说定了,她过河拆桥也是可以理解的。

说着下地拿起小板凳放在一边关门。熄灯上床。习惯性的撩毛巾被搭上,马上打起了小呼噜。

549、同场

屋里的石英钟由四点指向8点40.

华院长的手机振铃响起来。

他起身叠起毛巾被,穿裤子蹬鞋,趿拉着走向厨房。

开门吃惊自语:哎,灯怎么亮了。加快脚步进厨房。

莉梅正在桌子上面放筷子说:洗脸刷牙,喂脑袋。

桌子上面放着一盘木耳,一盘腾蒿,切开的一个苹果,半盘大枣。还有三个不同颜色的保温饭桶。

桌子一角放着一沓钱。

华院长:你别剥夺我做饭的权利好不好?

莉梅:你的权力换人了。从今以后,这个厨房姓我了。我明确地儿告诉你,你只有吃的份,没了做饭的份喽。

华院长:不行不行,这可不行!最起码得谁摸着算谁的。

莉梅盛着粥说:甭想。哎,哪里有几千元,装上,遇到那些闹病的差钱,你也方便。

 

550、同场

华院长点着头说:遵命。

他边向卫生间走着心想:这些年顾了病人顾不上家。我欠你的让什么弥补,我欠孩子的让什么弥补?尽最大努力只有做一做早餐。这下可好,夺权了。哎,她这睡懒觉的虫儿为什么突然间一反常态呢?

阴谋,一定在背后藏着什么阴谋。

他刷着牙还想:藏着阴谋的人还包括谭先生。一位台胞,你说你看的什么患者登记表啊?

 

551、日、资料室

四周全是铁皮保险箱。

中间的桌子上面,一侧放着好高好高的一摞患者登记表。另一侧放着多半摞看过的。

带着金丝眼镜的谭先生坐在中间的桌子后面,认真的翻看着,不时的往大笔记本上抄着姓名,性别,职业,地址,病情简要。

翻看新的一页,首先是站起来拍照。然后抄录着自语:看华院长的表情,让我翻看这登记表是很不情愿的。是啊,我是第一个得到他允许翻看的人。

看起来这登记表还没有人翻看过的。

他站起来走到窗户前面,窗户外面是很美的观光园自语:我是瞎翻看吗?不是啊。你们做了11万多例手术全部成功,山南的海北的,非洲的欧洲的,美国的小日本的,怎么就没有一个像我这么有头脑的病人呢。

他华院长做手术很成功他创造了辉煌, 他成了太阳。这其中这么多的患者,给他提供着实施手术的案例,难道就没有功劳吗。双方是相辅相成的。华院长给你剔除了久患的病痛,难道患者们就没有什么反应吗?这么多的患者,难道就不能借助点太阳的光辉,成为月亮吗?

看起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舍我其谁啊!

 

552、日、办公室

宽大,办公桌不少。干净,办公设施齐全。

四个男女在不同的桌子后面工作着。

华院长抄着白大褂的衣兜进来。大家起立喊:华院长。

华院长双手示意大家请坐。直接来到漂亮的李女秘书跟前说:李秘书,据说,你指导考军校的成功率很高,是吗?

李秘书:报告华院长,入学率87、5%。

华院长笑笑:初中毕业的经你指导能考上吗?

大家都笑。

李秘书:能,前提是指导他学完高中的各门课程。

华院长也笑:给你一个高中毕业的吧,学习成绩中等水平,能让他考入军校吗?

李秘书:报告华院长,我接触后才能有所回答。也许,他就是那个12.5%里面的人。

大家笑。

华院长也笑:好。回答的好。说着给她一张纸条。抽空你联系联系这个人吧。

李秘书双手接过来说:是。

 

553、同场

在这呢。大哥在这呢!

门外随着妞妞的呐喊,一帮小孩子呼啦啦的窜进来。

有带红领巾的有没带的。四男三女。维吾尔族男女各一个孩子。

喊叫着:大哥,大哥,讲故事,讲故事。给我们惊喜。对对,给们惊喜。

大家都笑着。

华院长双手向外轰着说:走走走,这里是办公区,不能大声喧哗的。

七个孩子们向外走。

华院长走着对他们说:今天大哥我不是讲故事。我让你们看故事好不好。

孩子们小声喊着:好啊好,就来看故事。

还有人说:这故事怎么看啊?

妞妞:傻子,看真人真事呗。

华院长左右看看说:我去拿药箱子,一会肝胆外科楼前面集合。没带红领巾的都带好。都告诉父母,咱们下午才能会来吆。

奥。。。。

孩子们撒着欢的呐喊着向楼梯跑。维吾尔族男孩子苏里唐率先爬着楼梯向下出溜自语:这真是个惊喜啊!

华院长被妞妞抱着胳膊走着。院长喊:都慢点都慢点。

谭先生从一侧上着楼。

华院长看到了加快下楼说:谭先生,你怎么不坐电梯啊。您这是去哪里啊?

谭先生喘着气说:我领着他们来找你,孩子们蹿的太快了。跟不上跟不上。你讲故事,我也想听一听。

华院长一挥手:好好,那就向后转吧。

大家都动作着。

 

554、日、军人住区

彭措病房,与兴林的装修一样。

桌子两侧,分别坐着李秘书,彭措。

桌上放着不少的书笔纸张的。还有摞着的五本课本。

李秘书拍打着课本说:彭措同志,这五个课本才是我的法宝,里面凡是勾画的都是重点。没有勾画的,不用看它来浪费时间。

彭措点着头。

李秘书:你翻看中发现了问题微信解决。有了大问题一句两句说不清楚的,我找你,你找我都可以的。我中午,晚上一般情况下都有时间。说着起身。

彭措也站起:谢谢李老师。

李秘书:称不上老师。我是秘书就叫我秘书吧。说着伸出手:从今以后一切时间为备考服务,争取实现你成为全县藏族考入军校第一人,以回报家乡父老与华院长的关怀!

彭措啪一个敬礼:中士彭措一定倍加努力,好好的学习。

李秘书回敬着礼:本人将殷切期待着。

两人双手握在一起抖动着。

 

天空如洗,碧蓝碧蓝的。广阔的田野里,大地略有起伏,到处碧绿。鲜花遍地。

 

555、日、土豆田间

大片的土豆上面开着白花。叶片郁郁葱葱。比相邻的地块高出来不少。

在土豆地一侧,一匹驴栓在铁车上面,转着圈的吃着草,摇摆着尾巴。

50多岁小儿麻皮症患者拉亚在里面拔着杂草,头上的小帽子时隐时现的。看到巡诊车开到了地头,他向外爬着,嘴里不断的叫着:大哥、大哥,我大哥来了。

 

556、同场

华院长率先背着药包,跨越着土豆龙迎过来。

拉亚也拨拉着土豆秧,跃着地垄向前。

在他身后,出现了一条匍匐倒地的土豆秧。

阿依古丽背着药箱,招呼着孩子们下车,他们都戴着统一的毡帽。

谭先生最后从车里出来。面对蓝的天,地的阔,展开双臂喊:西域新疆,我来也。

孩子们也都跟着喊起来:我来也,西域新疆,我来也。

557、同场

华院长背着药箱蹲下来,双手抱住拉亚左右的亲着叫着:兄弟。

拉西点着头叫着:哥。我大哥。

华院长答应着:哎,哎。兄弟。

拉西也答应着:哎哎,大哥,我这一段很好很好的。哪儿都需要你,你就少来呗。说着眼睛里面涌出来泪水。

华院长指着土豆说:这个脱毒的土豆种子怎么么样啊?

拉西用粗大的手刨着说:大哥你看看,都这么大块了,比他们的强多了。左邻右舍的都鼓动我成立土豆专业社,靠着大哥提供的土豆种子发家致富呢。

华院长:这是个好事情。一家富不算富,大家富了才是小康路呢。你跟乡亲们琢磨琢磨着怎么来办这专业社吧。今年冬天咱们商量具体的操作步骤。只要用的着我,我做你的坚强后盾。

拉西点头:我琢磨。明年才种呢,来的及。

华院长拿着他小帽子上面的绿虫子放到地上碾死说:要经常给我打电话啊。说着指挥他向地头爬去。走走,去量一量血压。

拉西说:我不能给大哥打电话。大哥你比谁都忙。不打。我想你了,看看哥的电话号码就行了。

 

558、同场

谭先生一直在给他们用手机拍着照片。

 

559、同场

孩子们分散开。有的看驴,有的看土豆花,有的薅着地里的小野花。

 

560、同场

阿依古丽支着小方桌。

赵同乐拿着小凳子过来。

华院长向拉西介绍:兄弟,这位是台湾同胞谭先生。

拉西伸出粗糙的手:你好你好。

谭先生弯腰双手握着说:好,同好同好。

阿依古丽坐在小桌子后面说:拉西大哥,来来,先测量一下血压吧。

拉西熟练的坐在小板凳上面说:思恩乐(妹子),司子尼阿瓦热克里普阔义都木(麻烦您了)!

阿依古丽:开热克要克(没关系),亚克西(很好)血压很正长。

拉西:我一直吃着大哥的药呢。他说着解开上衣,华院长听着心脏。

 

561、同场

赵同乐拎着一桶油,一袋面放到铁车上面。

苏里唐指着驴央求赵同乐:大哥,我想摸摸它。

同乐牵着龙头说:来来,谁想摸摸老驴排队排队。我给你们说清楚,摸的时候摸前面,不能莫后面。

苏里唐:为什么啊?

同乐:摸它后面它尥蹶子。你们没学过“黔驴技穷”吗?驴不胜怒,踢之!

妞妞招呼:排好排好了,摸驴。

孩子们呐喊着:摸驴摸驴啊。我摸它耳朵。我摸它前腿。

一片欢笑。

 

562、同场

华院长装着听诊器说:心率心跳还不错,这段睡觉睡的怎么样啊?

拉西及着衣扣说:我下地多了累啊,累了睡的好着呢。

从远处来一个维吾尔族妇女,推着电动车喊:大哥,累死我了,长短的开不起来了。

拉西:弟妹你支在那里吧。说着向前爬:你拿我车上的工具箱。一会儿你回去叫你嫂子上来。

妇女照办。

阿依古丽在本子上写着字。

谭先生小声问:华院长:看着你们真亲真熟悉。交往了多长时间了。

华院长把小板凳给他:从2001年起吧。那还是一个初冬呢。

 

闪回

563、雪后大地一片洁白

巡诊车开进村来。

喇叭里面广播着巡诊队到来的广播。

村民注意,自治区部队总医院的华芝纯院长 领着医生护士的来给大家义务的看病,谁觉着不得劲到村委会来。他们马上就到的。

村边,一位40多岁的人,头上戴着小白帽站在路中央拦住巡诊车问:华院长来了没?

华院长背着药箱子下车:老表,什么事啊?

老表一指前面路边一座低矮的土房子说:这有个残疾人,两天不吃东西了,先给他看看呗!

华院长一指:走。他是你什么人啊?

老表:我是他邻居。他妈爸的死了以后光棍一根葱,吃着低保呢。

 

564、现场

谭先生问:两天不吃东西,什么病啊?

华院长在小桌子上面开着药说:脑血栓加高烧。

 

闪回

565、低矮的房子里面

矮炕,矮厨子,但东西放的十分整齐。

唐医生在扫着地上的东西。

华院长给他梳着光头。

拉西躺在炕上输着液。拉着华院长的手问:我还能好不?好不了不治了,我不糟蹋药了。这药给别人吧。

华院长:别人说你是脑血栓。说你呕吐,说你发烧,说你头晕等等的症状,在我们眼里只能算是小毛病。等我们走的时候跟着我们去住住医院吧。

拉西摇头:不住不住。我口袋里没钱。我还想进天堂找我妈我爸去的。

华院长:没钱行,没命不行。咱们先治病,后说钱。这方面你要听我的话。

 

566、现场

谭先生:从2001年到现在十几年了,这么多年的脑血栓,我看他也没什么问题啊。

华院长:好些病是重在预防。

谭先生:对对。你们的亲热程度我看出来了,你们是经常的来帮助他预防。哎,他让那位女士叫她嫂子嫂子的,难道他还有夫人啊?

阿依古丽笑笑:华院长还是大红娘呢。

谭先生:华院长你真是个万能啊!这两头骗,两头瞒,中间在拿双方的钱。这个媒婆,你也会干啊。

华院长笑笑:他们都是我的患者。我一说相互照顾吧,双方见个面就没有再离开。你看看,那就是他夫人 :买尔瓦依提汗。

谭先生:买尔瓦依提汗,这名字有什么,有什么讲究吗?

华院长:维吾尔族起名字可有学问呢。男孩女孩起名字仅注意事项就有37条。这是以父母愿望起的名字。这个名字代表的是“珍珠”。

谭先生伸出大拇指,表示赞美。

 

567、同场

一位维吾尔族中年妇女骑着电动车过来。电动车放脚的地方还夹着一个纸箱子。

华院长起身,拉西也过来。

夫人到了说:大哥,你们先奔家里多好啊。省的叫我跑一趟。

华院长:我着急见我兄弟。

夫人往下搬着箱子:奥,你兄弟亲我不亲是呗。再亲也不应该当着矬子说短话是吧。

华院长:都亲都亲,我先亲了兄弟在亲弟妹啊。

大家笑。

阿依古丽给他一兜药说:嫂子,我大哥吃的,你吃的都在这里面呢。

夫人接过去:好好,大哥你先亲你兄弟我要惩罚你。你给孩子们分分吧。

说完拉起阿依古丽向一边走,去说悄悄话。

华院长打开箱子喊:妞妞,都来都来,都来吃你大嫂给你们的馓子,酥梨啊。

孩子们围过来。妞妞喊:站队站队。

华院长笑笑:妞妞,你给他们分吧。

妞妞:是。来来,每人先一个酥梨,一把撒子。苏里唐,给大家分!

他们动作着。

赵同乐收拾着小桌子板凳的。

谭先生照着像。

 

568、同场

华院长蹲在拉西跟前小声说:兄弟,冬天取暖的事,有安排不。

拉西:有有有。这点不用大哥操心了。大哥,这么多孩子都是哪里的。真喜欢人。

华院长:全是医生护士的的金枝玉叶,这个年龄段最不好管理了,他们整天在家里憋着学校里憋着,都憋傻了。

拉西:我能给他们干点什么不?

华院长:你套上车,拉着他们转一转吧。他们坐这个车坐那个车都是机动车。谁也没有坐过毛驴车呢。

拉西说着。对对,让他们享受享受。说着向车那边爬过去。

 

569、同场

华院长起身招呼:小弟小妹们,你们看爬着走的这位拉西大哥,六岁以前跟你们一样的蹦蹦跳跳的,上树挠墙可利索呢。后来患上小儿麻皮综合症下肢失去了功能。

孩子们看着,听着,有人把嘴里的东西吃完不吃了。

华院长:你们这位大哥呢,干什么只能是爬着走。风里爬,雨里爬,雪地里面还爬。他爬着干农活,刚才你们都看到了,他爬着套车,赶车。

冬天村里的水管坏了,他趴着利用这辆车,他为乡亲们一家一家的拉水,还是义务的。

(闪回着动作的画面)

苏里唐:大哥,我们帮他套车吧。说着向那里走。

华院长也走着说:你们看这拉西大哥,他站不起来他是个残疾人。但拉西大哥身残志不残。是一个自强不息的典范。这车他来自己套。套上车还要拉着你们兜兜风,飙飙车呢。

奥。。。大家欢呼着向哪里跑。

 

570、同场

谭先生过来说:好感动。我也想跟着兜兜风。

华院长:好啊,孩子们的安全交给你了。

谭先生乐了:是。我也保证完成任务。说着紧走几步过去招呼:小弟弟小妹妹们,认可我这个台湾的大哥吗。

大家齐声喊:认。大哥,大哥好。

妞妞说:在车上我们早认可你啊。

维吾尔族女孩:对啊,我们都叫你大哥了吗。

谭先生一拍脑袋:我老大哥健忘了。都听我的话,一会坐车脸冲外啊。

大家喊。是,脸冲外。

 

571、同场

拉西套好车,利索的蹿上车。打开着绳子。

孩子们围在四周。

谭先生过来说:拉西兄弟,我也是华院长的患者。刚才你们激动的见面他没详细的介绍我。

拉西笑笑:大哥天下的患者,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没有我大吧。

谭先生:我六十多了。

拉西:你真年轻哎。来来,大哥帮我把绳子倒开,前后的栓结实让孩子们抓着。我大哥让我拉他们飙飙车的。

谭先生:这驴惊不了车吧。安全可是第一位啊。

拉西在前面绑,谭先生在后面绑。

拉西:咱们俩跨在车辕上坐,压着点,没关系,招呼他们上车吧。说着脱下上衣,擦着车底。

谭先生:上车都上车,脚朝外,脸冲外,手抓住中间的绳子。

妞妞喊:大哥,我们不怕脏。不用给我们擦的。

拉西扔给他们:那就垫在屁股底下吧。

大家七手八脚的坐着。

谭先生一个一个的检查完,坐在右侧的车辕上。

拉西回头瞅瞅:都坐好喽,滴滴,开车喽。说着一扬鞭子,驴猛的跑起来。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范小青:创作,回答生活之问 下一篇最高荣誉(45集电视剧)第二十三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http://www.pascal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16857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5096
Powered by 本站版权所有 Code © 2015  主管单位:保定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单位:保定百世开利多媒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投稿:gzs1027@163.com 总编室电话:(0312)2022562/ 13910718943 地址:保定市阳光北大街保定广播电台唐尧网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新闻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