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之十八)
2018-12-03 09:04:01 来源:京津冀快播 作者:杨耀峰 郑君平 【 】  评论:0条

大学里的夏天,下午和夜晚是最迷人的。

早早的吃完饭,太阳还老高,地是热的,空气是热的,找背阴的地方,透风的地方,有水的地方。

报告厅楼顶是我们中文和历史两个系的乐园,西边两层树冠遮挡着西边的太阳,而楼顶平整干净,四周像凳子一般高的花墙,坐一圈大学生,有男有女,红花绿道,五彩缤纷,有说有笑,红火热闹。

没恋爱的男女找人群聚集的地方,恋爱中的男女就要找没人的地方。

随着感情的逐步加深,我们的胆量也越来越大,确切地说是我的胆量也越来越大,已经不再满足田径场上转圈,操场中央席地而坐,篮球场边铁栅栏上靠半宿。我俩也够资格到围墙根塔松旁,篮球桩子石条上了。

这里的塔松长得茂盛枝叶浓密,不但能挡身,而且能隔音,更妙的是中间还有合抱粗的大杨树,像哨兵似的将塔松一棵一棵隔开,塔松阴影里的一对一对恋人独立自主共商国是,临国之间不相往来,互不干扰内政。大杨树见证树根里发生的每一对恋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大杨树叶也通了人性似的学会了说话,哗啦啦,哗啦啦,有时听起来,仿佛在建议:合好吧,合好吧。又仿佛在鼓励:努力吧,努力吧。有时听起来,好像在叹息:算了吧,算了吧。又好像在劝解:别吵啦,别吵啦。一点风也没有的时候,偶尔有鸟雀的翅膀扇动了叶子,发出短促而低低的哗啦啦哗啦啦,恰似在说:羞死啦、亲上啦。

我俩手拉手来到篮球桩子跟,我在石条上铺了报纸,学张生的样子拿腔拿调,京剧念白:“娘子,这边请坐!”

“切!没正形,给点阳光就灿烂,蹬鼻子上脸。”她嗔怪道,“小杨子,给老佛爷我剥瓜籽了!”

“哎哟哎,这可让奴才受惊了,回主子,我嗑好的瓜籽是用嘴喂呢,还是用手递啊!”

“呸!嗑好了,放我手心里,够十个了,我一下吃。”她也学着西太后老佛爷的腔调。

我和她紧挨着坐着,她张着小手放我膝盖上,我给她嗑瓜籽,蹦到我嘴里的我吃,蹦不到我嘴里的,剥开放她手里,归她享用。

时间跟着瓜籽,在一分一秒一个个减少,小半天过去了,太阳早在西山后边休息了,夜幕拉下来,教室里的灯亮起来,图书馆的二至六楼的灯也亮起来,整个教学区如同白昼,但不同的是光亮照不到的地方什么也看不清。操场与教学楼之间隔了一排室内篮球场,一排大杨树,一排景观树,高高低低,映照着偌大的操场,斑斑驳驳,好象大地毯图案。篮球桩子这边暗,可以看见来者,但来者看不清这边。

夜幕如同卧室的纱缦,能给恋人带来美好的感受和想象。

我继续为她剥瓜籽,剥着剥着,我哎呀一声,她一惊,“怎么啦?”见我正揉眼,急切地问,“蹦眼里东西了?”

我一边揉一边说:“可能是瓜籽皮上的盐克粒,我一使劲剥,蹦进去了。”

“出来了没?”她有点着急地说。

我说:“最好给我吹吹,小时候弄眼里东西了,我娘憋足了气大口用劲一吹,就没事了。”

她说:“我不会。”

我说:“会吹灯不?就像吹灯一样。”

她说:“我试试。”

于是,她双手轻轻地掰开我的眼,正要吹,却像小孩子一样咯咯地笑了,憋足的气散掉了。

我说:“有什么好笑的,疼得人家多难受,还笑,快点!”我越急,她越笑个不停。她笑,我也笑,“那等笑够了再吹。”说好不笑了,她一掰我的眼,又哈哈笑成一团。

我说:“要不站起来,我靠在篮球桩子上,试试。”

我站起来,半蹲着,头仰着,她两手扶住我的脸,用右手拇指轻轻往上翻上眼皮,用左手拇指轻轻往下翻下眼皮,这次她没笑,憋足了劲,她的嘴像含苞待放的玫瑰花,冲着我的脸伸来,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即使此时天崩地裂我也不管,我也要满足自己的欲望,冲动已将理智撞倒一边,我双手将她顺势紧紧一抱,嘴不偏不倚迎上去,碰个正着,她自知上当,想躲开,但哪里能躲得开……

我像亲吻清晨含香带露的玫瑰花一样,把她所有的香气和可人的凉意吸进肺腑,流涌到全身,哦,天地为我旋转,如坐云端,心儿荡起秋千。星星羞红了脸装作没看见,一个劲地眨眼。路灯赶紧半合了眼,给滚烫的爱流以方便。此时此刻,时光也多情地停下脚步,供给历尽艰难的我尽情品味这来之不易的甜蜜和幸福。

她毫不容易躲开我,一边大口喘息,一边嗔怪道:“你真坏,你太坏了,以后不理你了!”

我搂着她的腰,如同搂着一束皎洁的月光,我冲她笑,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笑,但我敢肯定那一定是世界上最开心、最满足、最幸福、最灿烂的笑,她抽出手,冲我的脸上轻轻地掴着耳光,嘴里讲:“你欠该这样!”

我说:“只要这样,随你哪样都行!”我再次吻住她的嘴,她双手勾住我的脖子,紧紧的……

我知道,她紧紧勾住我脖子的那一刻,也就决定了把她的一生托付给我。

这是勾住了一生一世的爱,勾住了一生一世的情,勾定了终生不逾的约定。

她是一个温柔如水,却又心坚似铁的女子。不喜欢,就不接受,也不会享受你的温情。可一旦接受了,她会全心全意,也绝不敷衍,会用一生来爱。

 

回想起和她想遇、相求、相识、相知、相恋、相爱、相伴风风雨雨近三十年的历程,都证明了这一切。

她一个弱女子,肩膀并不比男人软,和我一样并肩奋斗。为了活出个样来,忍饥挨饿,奋力打拼,近三十年如一日,将一穷二白的小家建得有声有色。

由于我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根本没时间、没精力照顾这个家,她除了特别出色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外,又照顾家。为了让老人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她利用业余时间还做了一份兼职,让一贫如洗,一穷二白的光景蒸蒸日上。

我未尝不庆幸自己,虽付出九九八十一难,却也取回了真经,拣了一块宝,过去的艰难算什么,弹指一挥间,而现在饮酒品茗,朝夕相伴,就是对我过去苦苦追求的最好回报。

对此,我心存感激。

未完待续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之十.. 下一篇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至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http://www.pascal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16857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5096
Powered by 本站版权所有 Code © 2015  主管单位:保定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单位:保定百世开利多媒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投稿:gzs1027@163.com 总编室电话:(0312)2022562/ 13910718943 地址:保定市阳光北大街保定广播电台唐尧网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新闻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