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之十九)
2018-12-04 07:54:25 来源:京津冀快播 作者:杨耀峰 郑君平 【 】  评论:0条

我和她无意中发现了一处很好的所在,图书馆背后外挂楼梯,楼梯共六层分十二个层台,一台靠楼后墙窗口,另一台伸出悬在空中。

北有二至六楼后墙窗口遮挡,南面是假山池沼月季花园,再往南是比较独特的艺术楼,那里是一群疯子。音乐系的学生呓呓呀呀练声像疯子,美术系的学生白天睡觉,晚上作画,一作一天一宿或两天两夜,不正常,也像疯子。所以,艺术楼上正常时间很少有正常人。

这是一处白天也少人来的隐蔽场所。抬眼往南可望见天马宾馆和七一路口,过往车辆和行人。但街上的行人看不到这里,因为有楼梯立柱遮挡。偶尔送来凉风,裹挟着淡淡的月季花香,果然是校园中的仙境,人群中的桃源。

我俩是在一个周五的下午赏月季花时发现的。

六月与七月交季,月季花开得正艳。红的,粉的,黄的;大朵的,小朵的;绽放的,含苞的,还有含苞待放的。姹紫嫣红,香气袭人。蜜蜂、蝴蝶,还有不知名的飞蛾,嘤嘤嗡嗡,加上三个一攒,几个一伙的女大学生,在花间穿梭往来,叽叽喳喳,说说笑笑,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像过庙会。

我陪着她,她像小蝴蝶,翩翩起舞,闻闻这朵,嗅嗅那朵;又像小蜜蜂叫我拉过这朵来端详半天,又让我给她拽过那朵来赞叹半晌。

问我好不好?我说,好!

问我香不香?我说,香!

问我美不美?我说,美!

问我,花和她谁美?我心思敏捷地说你比花儿美!她做个鬼脸说我虚伪。

我忙改口说你和花一样美!她的嘴一撇说你要花吧!

我赶紧说,花美但无用,你不但美而且用处极大。她说这就是男人的嘴脸。

我纳闷,我的嘴脸怎么了。我摇摇头想起了拜伦的名句:男人是奇怪的东西,而更奇怪的是女人。

我跟着她,看着她陶醉在花丛中,我觉得自己刹时高大起来,像一个年轻慈爱的爸爸领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我被她的陶醉所感染,也陶醉在幸福中。

原来幸福本身如此简单。就像这盛开的月季花一样,花开就在一朝一夕之间,美丽惹眼,香气袭人。看着月季花在微风中摇曳,露出了枝干上小小的带着枯斑的叶片,还有花根里一簇结实发达的根盘,想到自己近两年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联想到眼前心爱的姑娘,似乎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

来之不易,当倍加珍惜!

赏完月季花后,我俩就爬上图书馆后的楼梯第四层,这个平台像床一样大小,四周边有栏杆,很安全,也很祥和。我铺上报纸,垫好书,让她坐。她脱了鞋子和丝袜,我盯着她的脚丫。

古书上说,漂亮的女人,最丑的脚。所以明清实行将脚裹起来,不让见世面,怕男人歉丑,那个社会考虑得挺周到,专门为男人考虑。

她羞涩地把脚收回去。我说:“那样坐着不舒服,来把脚放我腿上。”

我握住她的脚说:“谁说女人脚丑,这双脚丫不是挺好看的嘛!”

她调皮地说:“那是!”

我仔细端详着她的脚丫,两个大蝌蚪领着八个一个比一个小的小蝌蚪,站成一个圆弧形的队列,最小的两个蝌蚪羞怯的像两个逗号。白皙,紧绷,放着光,特别是小腿。我像她刚才欣赏月季花一样,欣赏着属于自己的宝贝花,我突然奇怪地想,我经历的苦难还不够苦,还不够难,枉得上天赐给我的宝,有点太幸运,太值得庆幸了。

她说:“我渴了,怎么办?”

我说:“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猫头雪糕去!”当时五毛钱的猫头雪糕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买雪糕需要绕过图书馆,走出教学区,跨过马路,到生活区大门口买。买上后,担心化了,走得飞快,赶到她面前,交给她,我已是气喘吁吁。她递给我让我先咬一口,我说:“你吃吧,我嫌凉。”

她说:“不行!你必须先吃一口。”

我为了哄她吃,轻轻咬一小口。

那时每次买一个供她吃,偶尔才买两个。因为那时我的学费家里已经供不起了,我开始向和我一起长大的永祥借,他上班早,家庭条件也好,我向他借上学费后,还要给家里拿出一点零花钱。刚开始她也没注意,后来她发现我每次只是买一个猫头,慢慢地心思细腻的她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但她什么也没说。从此以后,只要我们一起外出逛街和游玩时,她总是把她的钱放我兜里,指示我买这买那,让我掏钱,暗地里消除我的自卑,培养我的自尊,鼓励我的勇气,这一切都是她不显山不露水默默地做的。她的这份心意从此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直到现在,从未磨去,永远不会忘记。

现在,我买雪糕时,总是选最好的买,有时还要买好几种口味的,回家让她挑着吃。假如没有今天生活中的快乐和幸福,我真是愧对她了。即便现在这样,我做得还很不够,还需要加倍努力,以求过得更好。

因为这个地方太像一个家了,所以,我俩在这长达一个多月不肯离弃。

靠墙的台面像卧室里的床,图书馆内的灯光像卧室里的壁灯。顺台阶爬上悬着的台面,悬在半空中,分明就是阳台。天作穹顶,夜幕为帘。一个简陋而富有诗意的“家”。

吃过晚饭,早早来这,谁来得早,谁负责打扫卫生,铺好报纸。自然是我来得早,收拾停当,爬在阳台上,看着生活区方向。一会儿,就看见她抱着书,带着青春的气息,迈着轻盈的脚步向这边走来,老远互相对望一眼,笑一笑,先打个招呼。片刻,楼梯上响起她熟悉的脚步声。

她来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脱鞋上“床”,然后,脱掉丝袜,坐在垫好的书上,我早把备好的桔子或瓜籽或鲜桃奉上,东西不多,每天也不重复。她吃着,我看着。她让我吃,我说怕酸或说怕咸或说怕甜,她硬让我吃,拗不过,或吃一瓣,或给她连剥带吃,或咬一小口。

幸福就是这样炼成的!

 

然后开始学习。我教她马克思主义哲学,她教我学普通话。

我说,马克思主义哲学是方法论,一是用阶级的观点分析问题。无论哪一个人都是有阶级性的,没有超出阶级之外的第三种人。建国之前的中国社会不论是地主阶级、大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还是手工业者、自耕农、小商贩、知识分子,最后是产业工人和佃农,都是社会各阶级的表现形式,你肯定属于上述中的一种,这个阶级的利益和你个人的品性无关。二是历史维物主义。历史性看问题,任何问题都不是孤立存在,而是有其孕育,发生,发展,壮大,衰落,延续,消亡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遵循着社会历史发展规律,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三是辩证维物主义。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的有机统一体。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最后到共产主义社会是必然规律,但在整个过程中又要注意人的力量,特别是注意时代伟人的力量,这种力量或推动社会前进,或阻挡社会倒退,但都不能改变社会发展前进的总趋势,正如毛主席说,社会是波浪形发展前进的,有时有几个反复也是正常的现象。如同你们的历史演变,帝制已经腐朽,袁世凯非逆转历史车轮称帝,影响了八十三天,就破灭了。八十三天,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只是瞬间事。所以,人民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这是纲是魂,就这样简单。

她教我学普通话,她说,阜平七区除了en与eng,in与ing,un与ong不分之外,其它的发音基本准确,只要放慢速度,把字音读全,就可以了,来跟我读:门(men),我读门(meng)。她再示范:门(men),我再读门(meng)。她声音提高了八度说门(men),我也大声的读门(meng)。她被气笑了,我也笑了,笑得教不成了,她也受我的影响也开始说门(meng)子,盆(peng)子……

完蛋了,中文系普通话要过一级。

她的普通话说得好,大一下学期就开始给师姐们替考过普通话关了,都是一级通过的。但收我这么个笨徒弟也没有办法。我说民间不是有句话,叫做:“想学会,必须跟着师傅……”

“滚!没正形。快看书!”她一听,我没安好心,立即打断我说。

我说:“不学了,不知道舌头往哪放?嘴里发音也是音,鼻子里出音,太难受。”

说罢,我占起来,爬上“阳台”,对着月亮说:“我恋旧,热恋乡音,这一辈子也改不了。乡音无改鬓毛衰。”

皎洁的月光,像流水一样泻在我俩营造的伊甸园上,我想到朱自清老先生的《荷塘月色》,他把月光写绝了。我俩所呆之处,也像笼着轻纱的梦,星星像纱缦上缀着的宝石,闪闪点点,美极了。

她的头靠我肩上,天热,我光着膀子,她把脸贴我背上,放下书,用手摸摸,一边摸一边说,“奇怪,这么热的天,你的身上是凉的。”

我全身心地体味着她抚摸的舒服和幸福,嘴里说:“有真爱的男人像变色龙,它是根据周围环境变换身上的色彩,我是根据周围的环境调节我的体温,像空调一样。只为你!”

她惊讶地说:“真的?”

我煞有介事地说:“这还有假!”

 

孰料报应在昨晚就发生了。

她在书房抄写十九大笔记,我早早钻被窝看书。由于空调吹不到书房,温度较低,她抄得时间久了,腿和身子冻得吧凉。抄到十一点多,她上床一边脱衣服一边说:“近三十年前,你曾经说,有真爱的男人是空调,现在看看你这老空调还管用不?”

说罢,掀开宽大的被子就把脚和腿伸进来,凉得我心惊肉跳,胆颤心寒,冰得我一连串:“哎哟哟,哎哟哟……”她笑得手舞足蹈,灯光灿烂。这还不算完,干脆把肥硕的像大冰块一样的美臀也靠过来,贴在我的肚子上,我哎哟一声,刺激得我魂飞魄散。我赶紧面向她像大虾一样弓背缩成一团,手脚并用一边推着她,一边告饶:“空调老朽,早已缺氟,不堪叨扰!”她使劲挣开,将脚板蹬我腿上,我大呼小叫,“生不如死”……

“叫你吹牛不上税,叫你骗我不脸红!”她使劲往我身上靠。

“好了,好了,我先给你暖脚,一点一点来。”我妥协道。

 

今晚就写到这里吧,想起她的凉意,心有余悸,她还在客厅学《党章》呢。

未完待续  )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京津冀首个网络作家村揭牌 下一篇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之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http://www.pascal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16857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5096
Powered by 本站版权所有 Code © 2015  主管单位:保定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单位:保定百世开利多媒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投稿:gzs1027@163.com 总编室电话:(0312)2022562/ 13910718943 地址:保定市阳光北大街保定广播电台唐尧网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新闻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