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之二十一)
2018-12-06 06:21:09 来源:京津冀快播 作者:杨耀峰 郑君平 【 】  评论:0条

暑假快到了,放假前夕是最留恋不舍的时段。

夜晚,我和她站在塔松旁,紧紧抱在一起,她将头靠在我的肩头,紧抵着我的脸颊,我吸着她的发香,静静地,谁也不说话。天天在一起,已经成了习惯,想到突然分开50余天,“算空有并刀,难剪离愁千缕”。

我抬头看天上的星河,寻找到牛郎和织女星,他们天隔一方,遥遥相望,却难以相聚。我想到了再过几天,我和她也会是这个样子。将我们隔开的是家乡最大的河流——大沙河,她在河北岸的大山之中,我在河南岸的大山之后,这条河自上而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光石头,大的像牛一样,小的像鸡蛋一样,正如天河里的繁星,有又亮又大的,有小如烛光的,还有连个头也分不清的白茫茫一片。“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我低下头亲吻她的脸,她问我:在想什么?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轻声问她:你在干什么?

她说:我在听你心跳的声音。

我紧紧搂着她,像害怕被风隔开一样,我俩紧紧贴在一起,密不透风,水乳交融。

好久好久,我对她说:我想你了,可以去看你吗?

她说:还不行。

我说:你会想我吗?

她笑着说:我才不想你呢!说完,她紧紧地搂着我,头抵得更紧了。

月亮钻进云里,天一下子暗下来,我情不自禁地亲吻她,她也应和我。此时此刻,我们忘掉了世界,忘记了一切,我想成为她,她也想成为我。

我不想分开,我会想你的。

傻子,我怎么会不想呢!

那怎么办?

不是给我写信吗!

嗯!

月亮终于穿过云层,又露出了明亮的玉盘,我遥望着圆月,再过几天,我俩相隔一方,百里之遥,只能求助您传递相思情意,希望云淡风轻,晴多阴少,夜夜能见,月牙也好,像船儿,好渡相思苦海。 “谙尽愁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

 

我们一起坐上回家的车,一路手握着手,没有松开。她轻声问我:“没事吧?”很关切地。

我说:“什么?有什么事?”我一怔。

她说:“你不是晕车吗?”她一脸惊讶。

我说:“哦,我晕什么车啊!”我愕然相对,“这不挺好吗?”

她说:“好啊,你个骗子!”

我突然明白了,说:“对、对,我是有晕车的毛病,哎哟,不行,晕车了。”说罢,头往她腿上一栽,不动了。

她轻轻掐我的耳朵,一边掐,一边说,“我就知道你是装的,找借口。”

我转过头,露出一只眼晴瞧着她,说:“那你还故意上当。”

她冲我的脸轻轻地“呸!”尔后用手轻轻抚摸我的脸,“快起来,不好意思,这么多人。”

我坐起来,看着她,她红红的脸,冲我小声的,说:“你不老实,大坏蛋!以后不理你了。”

……

平阳站到了。

我送她到车门口,看着她,她冲我挥手,我也冲她挥手,车门咯吱吱关上了,看不见了,彼此心目中留存挥手不忍离开的那一刻,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

我孤身坐在班车上,寂寞孤独像车窗外的群山绵绵不绝。

……

 

暑假回到家里,到处是该干的家务活。

帮娘做饭,帮娘打扫卫生,帮娘带小侄,帮娘洗衣服。娘太累了,一日三餐,一顿不做,全家挨饿。娘抓紧做好全家的饭,还要带上小侄帮爹干地里活。晚上,灯下还要缝补衣服,做鞋……娘没有一刻安闲的时候,多少次我看着看着白发苍苍的娘,就背过脸去泪如泉涌,躲进背窝里假装睡觉,偷偷拭泪。

当然,我也会想到她。想到她时,内心非常矛盾。我爱她,必须要和她在一起;可是,这个家也实在太穷了。要她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太自私太霸道太不近人情太愧对她了?可是,我不能没有她。可是,又担心她跟我受一辈子罪。可是……担心……,没有个头绪。

娘的苦与累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娘是一个坚强伟大的女性,敢做敢当,面对苦难从不低头。但是苦难却不因你的倔强而有丝毫的怜悯。那时,我也曾天真地想,我可以摆脱贫困,让娘过上好日子,也让我的爱人一定不要像娘一样受苦遭难,即便不富余,也要让她做穷窝窝里的贵族。

我的家乡很美,靠山面河,树木葱茏,山青水秀。靠山很高,但也不是直插云天那种,只是比四周的群山高出一大截,很突出,我们称它为大北梁,像屏障一样,挡住了冬天的西北风,山脚缓缓漫长向南延伸,沟内有良田水井,旱涝保收,口粮无忧。村落就在延伸的坡头跟儿,冬日里背风朝阳,不至于太冷。

南面是自西向东流的胭脂河,全县第二大河,属季节河,七、八、九月份为盛水期,洪水过后,波光粼粼,清澈见底,细沙柔柔。如果说大沙河像男人,那么胭脂河就是女人。因为大沙河河床里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像男人身上的健子肉,骨溜骨溜的,而胭脂河满河都是柔柔的细沙,就像女人的皮肤,一摸,柔滑光洁,不管你多么轻巧,都会留下手印,那细沙干净得也像女人的身子,就连那河道的拐湾都是那么舒缓,像女人的腰线,我的家乡这一段南北宽阔,不,用宽广更合适,应当是胭脂姑娘的胸腑一带,一马平川。再往东三、四里就是王快水库,那仿佛是胭脂姑娘的蓝色的百皱裙。

北岸是防洪沙堤,堤上堤下是成排的杨柳树,零星点缀着片片芦苇地,那是鸟儿的别墅,叽叽喳喳,热热闹闹。靠近水边是洁白的细沙,一尘不染,光着脚丫走在上面特别舒服,席地而坐,抓沙子埋脚玩,也可以从河水中看夕阳落山,看河水东流;热了,去水里洗洗,或疯似的小跑,弄得一身的狼狈,逗的小侄和孩子们一阵大笑,他们也学我在水里疯跑嬉戏。看着孩子们高兴玩耍之余,我想到了她,倘若她在这里,还指不定疯成什么样呢!她一定像孩子头一样,和孩子们一起嬉戏玩耍,她一定会喜欢这里的景色。

我可以和她沿着沙堤走向林荫深处,撇几个苇叶卷个喇叭,给她吹《便衣警察》主题曲,少年壮志不言愁;我可以和她拿上书坐在大坝上看书看云看风景;我还可以和她在树林里洁白的沙滩上修个家,用细沙堆个床,躺在那,枕上书,说会儿悄悄话;我还可以和她到河水中追逐打水仗,弄湿了衣衫……

想象得再美好,也不是现实;愈是想象得美好,心中不免愈是伤感。

忙碌了几天,终于把家务理出个头绪,娘逢人就夸我“比闺女还能干、还会干,可帮我大忙了!”

我帮爹给玉米苗施完肥之后,就是农闲时节。爹不太忙了,娘也可以歇歇脚,喘口气了。

我带上小侄和邻家的小孩可以到大河边乘凉玩耍,那也是我小时候的游乐园。

七、八岁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在大河里脱光了,跑啊,跳啊,爬在河水顺河漂流,让细沙蹭屁股,蹭背,也爬过去蹭肚皮,蹭小鸡……有时大老远看见娘拿着细树条找过来,我们几个提上衣服,光着屁股就跑,边跑边穿。娘从那边去,我们早从这边回来了。一边挨训,一边吃娘给做好的饭。第二天天气好,还是一样……

 

想不到,近三十年后,我继承了娘的角色。我听说儿子和小伙伴到大河玩水去了,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再三告诫儿子夏天不可以到大河玩水,就是不听话,这还了得。我抽了个细树条攥在手里就到河边去找。到河沿边上刚一露头,就听见邻居家明严大声呼喊:壮壮,你爸来找你了,还拿着细树条,快跑!

儿子一看我来了,赶紧到河岸上,浑身上下衣服无干处。我用细树条做了做样子,呵斥了几句。我也被他们的玩法所吸引。

他们玩什么呢?比我们小时候高级多了,他们利用作食用菌生产大棚的保温塑料泡沫板下角料,用木棍将四个三角扎成一个筏子,人爬在上面,在河水上悠悠晃晃地漂。他们见我也来了兴致,纷纷过来帮忙,有拣泡沫板的,有拣棍的,一会儿,一个大型筏子做成了,我坐在上面,好舒服,荡荡悠悠顺河走了。我一边给儿子和其他小孩讲,以后没有大人在边上,不要来,万一上游下雨,发水了,很危险,今天水浅,不代表明天水浅。我给孩子们讲了历史上循表夜涉的故事。

回到家里,给她述说孩子们的玩法,想不到她也来了兴致,非让我带她去玩不可,于是我领着孩子们,她骑着电车,浩浩荡荡又来到河里。孩子们帮忙扶住筏子,我把她抱起来放筏子上。她着急,看着荡悠悠地水流,慌作一团,说不上是惊喜还是尖叫,她的双手在周边四处乱摸,忽略了掌握平衡,往一边倾斜,随着一声尖叫,她从筏子上掉进水里,孩子们欢笑雀跃。水不深,到大腿上,她从水中站起来,洁白的长裙贴在身上,刚才还是白雪公主,瞬间变成落汤鸡,天生怕水的她紧紧抱着我的腰,笑得直不起腰来。我追上拉住筏子,坐上去,做个示范。要她再来,我给她扶着,走了一段,她很享受。

 

此时此刻,我想起了和她恋爱时,第一次来我家。我陪着她,领着我的小侄小侄女一群四、五个,也是来到这里。那一年水浅,半尺多深。我拿着细树条抽水中的鱼儿,一会儿抽一条,一会儿抽一条,惊奇得她大呼小叫。我说:“哎呀!一条大的。”她不知是计,跑我跟前低头寻找,“哪呢?、哪呢?”我猛地将水一跺,“这呢!”溅起了满天水花,弄湿了她的秀发和衣衫。我拔脚就跑,她努力向我身上撩水,不过瘾。她嘟起小嘴,假装生气,娇嗔地喊:“杨相儒,过来!站在那儿,让我撩水。”我一边告饶,一边走近她,等她弯腰时,我早跑远了,我在远处骄傲地看着她笑。她声音提高了八度,佯装委屈地快哭得样子,几乎又是命令道:“杨相儒,过来,快点!让不让撩?不行!过来,就得让我撩湿你。”孩子们站在一旁嘻嘻哈哈地看稀奇,我走近她,她一边说:“让你跑!让你不让撩,让你不让撩!”我迎着水去,也不躲,任水花在我脸上、身上盛开,她也越撩越起劲,哈哈,她爽朗的笑声,带着报复成功的快感,也像撩起的水花一样,扑面而来,直到我闭着眼摸到她,紧紧抱住她,亲一下,任凭身上的水流和她身上的交汇而下,我顺势把她脸上的水珠和沙子拂去,她推开我……

 

我把思绪从二十几岁拉回到现在四十多岁,我乘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放手,很快,她发现我放手了,又慌张起来,手足无措,大呼小叫,像被筛子扣住的小鸟,乱了方寸,孩子们也笑成一团,噗通,又掉水里……

她站起来,命令道:“杨相儒你坐上我看看!”我知道她想做什么,但必须满足她,要不我得做晚饭。我坐上去,悠然自得,她在后边猛地一蹬,我一歪掉水里了,裤衩全湿了,她笑得肚子疼,我躲过了做晚饭的惩罚,各取所需。

近三十年前,谁能想到会有今天的快乐和幸福啊!

所以,认准了的事情一定要坚持不懈地做下去,不到最后,谁也说不清结果是什么样子!

历程不会倒过来。近三十年前的我还在苦苦的追逐着,相思,苦闷,彷徨,等待,还像几条小蛇一样在我的心里缠绕,夜夜不得息。

……

懒汉嫌夜短,相思苦夜长。

晚上躺在床上是最难受的时候,看《史记》艰涩难懂,不知不觉中才睡着了。

未完待续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下一篇一路同行(首发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http://www.pascal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5016857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5096
Powered by 本站版权所有 Code © 2015  主管单位:保定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单位:保定百世开利多媒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投稿:gzs1027@163.com 总编室电话:(0312)2022562/ 13910718943 地址:保定市阳光北大街保定广播电台唐尧网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新闻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