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裘山山:写好小说真不易
2020-11-19 13:49:46 来源:《青年作家》  作者: 裘山山 【 】  评论:0条
关键词:小说 裘山山

今年连续读了两本大作家写少年的书,一本是赫尔曼•黑塞的《德米安—彷徨少年时》,一本是约翰•厄普代克的《鸽羽》。小说价值不说,单是其中的细节就让我赞叹。我发现他们在写自己过往生活时,场景和人物都栩栩如生,很鲜活。约翰•厄普代克写《鸽羽》,感觉那扑闪掉落的羽毛就在眼前,赫尔曼黑塞写小小少年不得已偷存钱罐时,你都替他提心吊胆。

我在钦佩的同时也很好奇,他们怎么能把小时候的事记得那么清楚?而我回望自己的少年时代时,总是很模糊,许多经历都混混沌沌的。当然我也有理由,由于家庭的原因我不断转学,小学读了两个,中学读了三个。有一次高中同学聚会,我问班上的团支部书记,我是不是高二才转学到班上的?书记说哪里,你是高一下学期转学来的。我真是羞愧,那时我已经十六岁了,怎么连这个都不记得?我那个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忧心,自卑,胆怯,还有不甘。我能想起来的,只是一种心情。这种心情非常清晰,不用记也忘不了。那种每天小心翼翼面对世界的心情,那种生怕别人知道了家里的事而遭到鄙视的心情,那种郁郁寡欢总是发呆的心情,还有那种暗暗努力想让妈妈高兴的心情,清晰到至今一触碰就会塞满心头,很沉重。

为了这样的沉重,我也开始写我的少年时代。

其实十几年前我曾写过,以自己十二岁到十五岁的经历为背景写了一个中篇,但那篇小说并没太大影响,我自己也不甚满意,现在回头看,太单薄了,完全没写出应有的分量。

十几年前我也步入中年了,却依然单薄。这让我意识到,一个作家永远都处在不断走向成熟的过程中,没有止境。何况我本就是个晚熟的人——不是蹭莫言大师的热,是真的如此,我曾经写过一篇“滞后的人生”(此处应该有两个呲牙才是)。有时候我觉得我今年觉醒的一些事,去年还是糊涂的,今年想清楚的一些问题,去年还是似是而非的。岁月让你渐悟,某些大事让你顿悟。开悟觉醒是多么重要。

所以,十多年后,再回望少年时代,我就有了不一样的感受、不一样的表达,我自己认为是进步了。

这个短篇小说《革命友谊》,是我写的第三个少年故事。写的过程中,一些模糊的过往生活慢慢复苏了,在脑海里呈现出来,和一些想法一起激活了我的表达。写到后来,我也分不清哪些是我经历的、哪些是我想象的,它们浑然一体地呼啦啦涌出来了。包括前面写的《谁在讲故事》和《江边少年》,都是这样的状态。

但我还是写得很慢。尽管后面有个让我激动的故事匍匐着,我还是耐心地一点一滴地表达,呈现那个年代的天空、树木、气味和少男少女。之所以慢条斯理,是因为今年我又有了个新觉悟:写小说应该在讲故事的同时,尽可能享受语言表达带来的快感。

写好小说真是不易,也真有意思。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让天津文学 再创新辉煌 下一篇叶兆言:短篇不能怎么写,还能怎..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Copyright@http://www.pascal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05096
Powered by 本站版权所有 Code © 2015  主管单位:保定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单位:保定百世开利多媒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 投稿:gzs1027@163.com 总编室电话:(0312)2022562/ 13910718943 地址:保定市阳光北大街保定广播电台唐尧网
冀ICP备15016857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新闻投稿